出门透个气!露营地悄然流行_健康生活_云知道

出门透个气!露营地悄然流行

健康生活  

文章来源|界面新闻


城郊露营正在满足人们的出行欲望。

 

小红书上,年轻人们晒着自己在绿色森林和白色帐篷边的ins风合影,在食材丰富配比多样的烧烤架前生活做饭,这些受到推荐的露营地分布在北京、江浙沪、深圳等一线城市周边。

 

 

北京某高格调露营地销售总监说:“露营这种活动方式正逐渐大众化,体验人群也从团建转变为家庭亲子、朋友聚会。或许因为疫情防控,出远门不方便了,户外空旷环境也更安全一些。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型活动增加了。”

 

在美团上搜索“露营地”,会发现北京城区周边有不少选择。有人评价该露营地称“原本想去野外露营,因疫情各处封路,大众(点评)找到这里。”并且由于营地配备着齐全的自来水、卫生间、洗浴间、餐厅,“比野外露营安全多了”。

 

露营在欧美国家,从原始狩猎行为被升华成中产消费,又一度传播并兴盛于日本。日本的知名户外杂志《GO OUT》从2008年起每年都会举办GO OUT CAMP露营活动,一般持续三天两夜,会邀请知名艺人与乐团、户外品牌特价贩卖场、户外活动教室、人气饮食专区等驻场,就像一场一起享受自然的盛会。

 

而类似的休闲方式正在国内大城市的郊区悄然流行。这些营地住宿条件良好,不用自己去野外刨坑上厕所,也不需要带齐所有的炊具和煤炭,夜间不用靠电筒照明,也不用自己背着移动式喷淋装备——营地都会配备。但参与者往往会自己携带食材,疫情期间食物安全也被重视起来。

 

文章来源|界面新闻

 

城郊露营正在满足人们的出行欲望。

 

小红书上,年轻人们晒着自己在绿色森林和白色帐篷边的ins风合影,在食材丰富配比多样的烧烤架前生活做饭,这些受到推荐的露营地分布在北京、江浙沪、深圳等一线城市周边。



北京某高格调露营地销售总监说:“露营这种活动方式正逐渐大众化,体验人群也从团建转变为家庭亲子、朋友聚会。或许因为疫情防控,出远门不方便了,户外空旷环境也更安全一些。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型活动增加了。”

 

在美团上搜索“露营地”,会发现北京城区周边有不少选择。有人评价该露营地称“原本想去野外露营,因疫情各处封路,大众(点评)找到这里。”并且由于营地配备着齐全的自来水、卫生间、洗浴间、餐厅,“比野外露营安全多了”。

 

露营在欧美国家,从原始狩猎行为被升华成中产消费,又一度传播并兴盛于日本。日本的知名户外杂志《GO OUT》从2008年起每年都会举办GO OUT CAMP露营活动,一般持续三天两夜,会邀请知名艺人与乐团、户外品牌特价贩卖场、户外活动教室、人气饮食专区等驻场,就像一场一起享受自然的盛会。

 

而类似的休闲方式正在国内大城市的郊区悄然流行。这些营地住宿条件良好,不用自己去野外刨坑上厕所,也不需要带齐所有的炊具和煤炭,夜间不用靠电筒照明,也不用自己背着移动式喷淋装备——营地都会配备。但参与者往往会自己携带食材,疫情期间食物安全也被重视起来。

文章来源|界面新闻

 

城郊露营正在满足人们的出行欲望。

 

小红书上,年轻人们晒着自己在绿色森林和白色帐篷边的ins风合影,在食材丰富配比多样的烧烤架前生活做饭,这些受到推荐的露营地分布在北京、江浙沪、深圳等一线城市周边。



北京某高格调露营地销售总监说:“露营这种活动方式正逐渐大众化,体验人群也从团建转变为家庭亲子、朋友聚会。或许因为疫情防控,出远门不方便了,户外空旷环境也更安全一些。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型活动增加了。”

 

在美团上搜索“露营地”,会发现北京城区周边有不少选择。有人评价该露营地称“原本想去野外露营,因疫情各处封路,大众(点评)找到这里。”并且由于营地配备着齐全的自来水、卫生间、洗浴间、餐厅,“比野外露营安全多了”。

 

露营在欧美国家,从原始狩猎行为被升华成中产消费,又一度传播并兴盛于日本。日本的知名户外杂志《GO OUT》从2008年起每年都会举办GO OUT CAMP露营活动,一般持续三天两夜,会邀请知名艺人与乐团、户外品牌特价贩卖场、户外活动教室、人气饮食专区等驻场,就像一场一起享受自然的盛会。

 

而类似的休闲方式正在国内大城市的郊区悄然流行。这些营地住宿条件良好,不用自己去野外刨坑上厕所,也不需要带齐所有的炊具和煤炭,夜间不用靠电筒照明,也不用自己背着移动式喷淋装备——营地都会配备。但参与者往往会自己携带食材,疫情期间食物安全也被重视起来。

文章来源|界面新闻

 

城郊露营正在满足人们的出行欲望。

 

小红书上,年轻人们晒着自己在绿色森林和白色帐篷边的ins风合影,在食材丰富配比多样的烧烤架前生活做饭,这些受到推荐的露营地分布在北京、江浙沪、深圳等一线城市周边。



北京某高格调露营地销售总监说:“露营这种活动方式正逐渐大众化,体验人群也从团建转变为家庭亲子、朋友聚会。或许因为疫情防控,出远门不方便了,户外空旷环境也更安全一些。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型活动增加了。”

 

在美团上搜索“露营地”,会发现北京城区周边有不少选择。有人评价该露营地称“原本想去野外露营,因疫情各处封路,大众(点评)找到这里。”并且由于营地配备着齐全的自来水、卫生间、洗浴间、餐厅,“比野外露营安全多了”。

 

露营在欧美国家,从原始狩猎行为被升华成中产消费,又一度传播并兴盛于日本。日本的知名户外杂志《GO OUT》从2008年起每年都会举办GO OUT CAMP露营活动,一般持续三天两夜,会邀请知名艺人与乐团、户外品牌特价贩卖场、户外活动教室、人气饮食专区等驻场,就像一场一起享受自然的盛会。

 

而类似的休闲方式正在国内大城市的郊区悄然流行。这些营地住宿条件良好,不用自己去野外刨坑上厕所,也不需要带齐所有的炊具和煤炭,夜间不用靠电筒照明,也不用自己背着移动式喷淋装备——营地都会配备。但参与者往往会自己携带食材,疫情期间食物安全也被重视起来。

 

在坝上草原的一个营地帐篷酒店,5月预售时一度把7月的客房卖光,其中70%的客人来自北京,这些搭载草原上的白色帐篷宽敞到有双人床和小书桌,后方自带独立卫生间。有人叫这种新趋势为“Glamping”,源于“Glamorous”与“Camping”两个单词的结合,翻译为豪华露营。

 

国内的营地最早是为户外拓展训练和少数驴友准备的。前文中的销售总监告诉界面新闻,早期营地基础设施差,以农庄、度假村为基地。六年前,他在当地的村里承租了这片闲置土地,五十年租期共支付成本一百万元,随后引入帐篷、木屋、游玩设施,经营露营地。

 

由于前来露营体验的人群变得大众化,带孩子的家庭不习惯没有独立卫生间、没有空调的帐篷,他又在营地引入了6台有独立空间的房车。游客可以住得和酒店一样,但可以体验到露天电影,蘑菇采摘,草坪足球,还有置身其中的山山水水。

 

 “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向往生态型旅游,亲山近水,释放压力,修复身心。疫情后,城市近郊的 ‘营地+户外’旅行方式,普遍降低了游客参与户外旅行的门槛,必然会成为疫情后的旅游产品发展的一个风口。”中国旅游协会旅游营销分会副会长、中青旅联科执行总经理葛磊告诉界面新闻。

 

 

据统计,截止至2019年底,中国露营地总量为1778个(不含港澳台),其中以华东、华北地区的营地最多,而在建营地数量中,内蒙古和新疆靠前。

 

与露营地一起发展的,还有国内为露营地策划活动,承担了营销揽客工作的营地运营方。一位露营联合创始人肆玖告诉界面新闻,从本周开始,他们在北京运营的营地活动将逐步恢复到每周一次。

 

 

另外,城郊营地的运营和活动安排,也需要看场地特性,并按照活动主题寻找针对性的客群。“比如北京的露营地比较平坦开阔,适合引入热气球和直升飞机活动,也有很多乐队可找,现场氛围好,适合想要体验大自然、寻求放松和刺激的年轻人。上海营地活动受场地限制,会安排些采摘、篝火晚会等活动。

 

喜欢露营的人们追求户外与大自然亲近的氛围,比如体验户外瑜伽、户外运动,但这些体验会因天气受限。肆玖在上海和北京找到的营地,基本从5月经营至10月,但北京5月的柳絮,上海7月的梅雨,都会影响到客流。

 

 

一旅游平台的数据显示,由于疫情尚未过去,目前国内想要外出游玩的人们,主要以省内游为主,营地类产品主要有房车营地、夏令营活动营地、星空营地等,上海奉贤/金山区、常州溧阳、杭州千岛湖、苏州昆山,北京怀柔为营地休闲的热门目的地,均处于城市郊区。

 

今年夏天,你出游了吗?

以上文章来源:界面新闻

 

出门在外要当心,消毒防疫不可少。知道你们缺什么。《少年之名》小哥哥力荐的必速消毒湿巾和必速净手消毒凝露已经给你准备好啦!随时除菌,一擦一抹,享受美好露营的同时,让你无后顾之忧!